当前位置: 首页 > 电视棒哪有卖 > 电视棒傳統媒體應當慎用善用網言網語

电视棒傳統媒體應當慎用善用網言網語


/ 2016-10-12

當然,這並不料味著所有網言網語都已被話語體系接納,更不料味著傳統媒體能够隨意利用,以至廣泛傳播。因為畢竟有相當比例的網言網語,過於粗鄙、低俗、,承擔著弘揚社會主義焦点價值觀重担的傳統媒體,不宜利用。

近來,紙媒等傳統媒體被網言網語滲透、“倒灌”的現象引發了廣泛關注與憂慮,新華社、《人民日報》等媒體紛紛刊文,呼吁傳統媒體嚴格把關,连结格調。

可是,人民網的調研顯示,個別傳統媒體不僅在報道中不恰當地利用網言網語,以至定名版面,如某報的兩個版面分別名為“高逼格”與“逗比”。如斯做法,最可能的缘由是想吸引受眾,讓受眾覺得該媒體貼近性強、輕鬆時尚,但结果真的如斯嗎?《人民日報》的一篇文章透露,近期一項針對南京市民的調查表白,700位參與調查的市民中,有七成暗示廣播電視和報紙上的網絡詞語“看不懂”。看來,盲目跟風、生搬硬套,濫用網言網語,不僅不會讓受眾對相關媒體的好感添加,還可能形成消息傳遞障礙,最終適得其反。

此外,媒體作為“社會民眾的教師”,理應傳播文明,維護公序良俗,拒絕傳播包罗不文明網言網語在內的低俗內容,勤奋營造積極、健康的輿論環境和社會文化氛圍。這一點也正在為越來越多的媒體所重視,並成為各方共識。新華社在相關報道規范中做出了明確規定,中國記協、首都互聯網協會也聯合發布《抵制網絡低俗語言、倡導文明用語倡議書》,呼吁新聞媒體負起主體責任,连结應有的格調和操守,拒絕傳播不恰當的內容。

從目前的趨勢來看,網言網語從虛擬空間步入現實,滲透進大眾糊口,以至登上媒體報道,是難以避免的現象。一方面,語言體系本来就是開放、多元的,不断在豐富和發展,網言網語與英語、專業術語等一樣,都是大眾糊口與媒體報道中新詞語的來源﹔另一方面,隨著技術的不斷改革,網絡在人們糊口中發揮的感化日益主要,對包罗語言利用在內的方方面面,都產生著不成小覷的影響。

二是渠道上善於區分。用語的風格應當與利用的環境有關,總體而言,新聞媒體作為社會責任的守望者、歷史文化的傳承者,營造的語境應當是文明的、得體的。不過,因為傳播渠道分歧,用語的風格能够在大的框架內適度調整。如新華社播發的通稿、《人民日報》報紙上登载的文章,需要中規中矩、正統嚴肅,而上述兩家媒體的微博、微信公眾號,就能够相對輕鬆诙谐、活潑時尚。仍以新華社的說唱動漫MV《四個全面》為例,“高冷?嗦”的預告,就是通過微博與微信平台發出的,傳統渠道並沒有相關報道。

自媒體智能分發平台蜂起內容爭奪激烈若是說2015年是新聞客戶端的高峰年,那麼2016年各大網站掀起了自媒體智能分發平台的熱潮。進入2016年以來,我們能够明顯感覺到各大網站、平台等對內容的爭奪越來越激烈,這背后的缘由是什麼?對內容創業者的影響若何?

語言文字期刊《咬文嚼字》近年发布的十大风行語也充实體現了這一趨勢。自2013年以來,十大风行語的互聯網屬性逐年增強,2015年達到了70%之多。此中的“顏值”“率性”等詞語,不单在網絡上廣泛傳播,在傳統媒體上也很常見,“率性”以至被寫進了《工作報告》。

總之,建議“網語需慎用,賣萌分場合”。

一是內容上謹慎選擇。網言網語數量眾多、魚龍混雜,有的語義明確、風格清爽、詼諧诙谐、表達力強,如“給力”“棒棒噠”等,能够適度利用﹔有的格調低下、粗鄙惡俗、野蠻、充滿戾氣,如“尼瑪”“滾粗”“撕逼”等,應堅決予以抵制。

靈活、巧妙地運用恰當的網言網語,能够起到拉近與受眾的心理距離、添加好感度的感化。现在年岁首年月,新華社為說唱動漫MV《四個全面》發布預告,稱“你還在嫌我一本正經高冷?嗦,但人家並不是這樣的”。MV唱詞“特別主要的話,咱得說四遍”“人人都當創客,城鄉一路嗨”也巧妙融入了網言網語,令人忍俊不由,網友暗示不测又驚喜。

因而,對於已逐渐滲透糊口、影響力日益增強的網言網語,新聞媒體特别是傳統支流媒體應加以甄別,謹慎利用,不克不及將其視為洪水猛獸,完全不觸碰,更不克不及奉行“拿來主義”,隨意濫用。具體操作中,不妨參考以下兩個原則: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
地图